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J嘉生活 >你对着命运许愿,它却吃了你的金币。 >
你对着命运许愿,它却吃了你的金币。
2020-06-18 / J嘉生活 / 277浏览量 /评论数 36

你对着命运许愿,它却吃了你的金币。

活过来
  - 所以书写

整理这本诗集的过程中,想起当初怎幺写起来。

生于欠缺,有意识起便开始学习处理难堪,小时候明白到即使如何残缺,要在人群中生存,必须神采飞扬的过活。于是年月以来每天演练几近没有瑕疵的乐观,重複说服自己,只要努力,意识可以取代一切情感。只要拒绝过往,便可以忘记一切不安与创伤,我是这样相信并劝慰自己活下去。

这样狠地活着,终于身体提出控诉,我患上了长期严重失眠。在不眠的夜裏,被感情强行要求坦白,终于诚实的认下,原来一直都真的,真的活得如此难堪。

在这些夜裏,逼于面对真实的感受,旧的伤痕裂开,叠着当下的痛感,从过住延伸到现在,在黑暗中索命,一直追赶到天亮。每一个无眠夜,纷乱的概念在思绪中无法按捺地洩开,于是在这状态下的某夜,开始了无意识的书写。每天晚上在黑暗中随手拿起纸片,把涌在思绪的字句摘下来。然后有一天,觉得字片这样零落地丢在房间角落也算可惜,于是把它们放出来任人翻閲。

- 处理当下

成长是船的命题。

有个一经典的思考问题:一艘叫忒修斯的船经年航行,残旧的零件被逐少换掉,一百年后那艘船全部零件也被换了一次,那这艘船还是不是忒修斯?第二个问题是,如果把从忒修斯拆下来所以部分重组起来成一艘完整的船,那这一艘船是不是忒修斯?你说那一艘船才是忒修斯呢?成长的课题是,我们在艰难的路上逐少遗弃从前虚弱不堪的自我,拼凑出另一个强大而完整的自己。然后两个自我在身体裏对话,并彼此否定,在分裂且无法安宁的状态煎熬。

为了从社会的生存标準中胜利,我们用新而强大的自我掩藏另一个虚弱的自己,且不能被发现。一旦被看见,便像穷人在宴会中被发现亮丽的大褛内是破烂的粗衣般,掉进被围观而哭笑不得的窘态。我们吃力勉强地保持面子,冒充活得可以。因为故作美满的面子以下,只有虚无与荒谬。

- 然后前行

作为一个骨子裏的悲观主义者,永远无法从无常感中开脱。有些人每天早上睁开双眼便能不问因由地享受世界,也有些人从早到晚无法停止自虐地思考。我们理解到悲伤的无力,但我们也应该感谢悲伤。因为悲伤,我们明白无常,所以能理解旁人的不幸。悲观不代表必须颓唐地生活,悲观者特有的暗光,能关怀活在黑暗而不能自解的人们。我们这些因为过份思考而痛苦的人,一定程度上是种选择,我们也有权去过荒唐的享乐人生,但这裏却有些人的痛苦是无法选择的,那种是被生活压逼而无从开脱的痛苦。因为城市裏痛感的相连,我们无法无视不幸。虽然无常,再努力也不能改变残酷的世界,但至少我们可以逐少逐少的,为不幸的人们创造选项,让本来无处可逃的人有离开苦难的选择。因为还有改变的可能,所以我们在生命的无力感中做最大的努力,所以前行。

- 关于情感

您是一张书籤,
放在我人生最美也最痛的那一页。

我想给你写一封信,你好以后便不知从何说起。于是给你的话散落在字句之间,毕竟,爱真难说。

难以言白,只愿我爱的人和人们安好。

- 感谢

当初漫无目的的书写最后可以被印刷成书,实在应该庆幸感恩。感谢出版社对凌乱的我包容,感谢你们帮助我从零落的文字中整理出这本书来。

感谢一些从我生命中路过和驻足的人,感谢你们守护我残缺的生命,在那些虚弱夜裏陪我沉默,让我还有不捨得离开的原因。还有,感谢那位爱猫的女孩和她的猫,谢谢你们的柔软和温暖。

感谢爱我的人,希望我们终于拥抱彼此的欠缺,好好的一起活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