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J嘉生活 >谢碧珠/病人自主 >
谢碧珠/病人自主
2020-05-28 / J嘉生活 / 731浏览量 /评论数 41
谢碧珠/病人自主

谢碧珠/病人自主

▲《病主法》规定了病人自主权利範围,但对当事人而言,临终的医疗选项如何选择与决定,就是人生的智慧了。(图/视觉中国CFP)

在死亡之前,临终的过程,如果有选择的余地,你该如何选择?对于如何选择死亡之路的课题,应该有什幺的认识与準备?家人、医师或社工,可能给予的协助是什幺?甚至法律上该有什幺规範,可以给死亡更多的选择?

我国早在2016年1月6日经总统公布制定《病人自主权利法》(下称《病主法》),这部号称亚洲第一部赋予病人自主权利的成文法,在公布后3年施行,也就是2019年1月6日开始实施。在现实人生里,死亡很多是上天的安排,没有选择余地,而这部法律中的「病人自主」,其实只是卑微地在临终(dying)和死亡(death)之间,是否接受医疗或拒绝医疗的选择。

《病主法》规定下的病人自主权利範围,也就是俗称的「善终」或「尊严死」,重点在于「临终与死亡之间的路要如何选择」的问题。依《病主法》第7条规定,对于危急病人,原则上仍应先予适当急救或採取必要措施,不得无故拖延,仅有符合《病主法》第14条第1项、第2项及安宁缓和医疗条例相关规定者,始有例外。

这些例外可以求死的状况,包含:1.末期病人;2.处于不可逆转之昏迷状况;3.永久植物人状态;4.极重度失智;5.其他经中央主管机关公告之病人疾病状况或痛苦难以忍受、疾病无法治癒且依当时医疗水準无其他合适解决方法之情形。

至于如何走进死亡的路?它的方法是什幺?依《病主法》规定,病人预立医疗照护谘商(Advance Care Planning,ACP)后,所决定之医疗选项(Advance Directions,AD),仅有在符合前面的5种特定临床条件之一时,可以选择拒绝医疗。而一旦选择拒绝医疗,也仅能要求医师终止、撤除或不施行维持生命治疗或人工营养及流体餵养之全部或一部。因此,并不包括要求医师用积极手段终结其生命的选项。

以国内知名体育主播傅达仁赴瑞士执行安乐死─陪伴性自杀(accompanied suicide)案例来看,过程中,病人必须服下止吐剂,半小时后再喝麻醉剂「硫喷妥钠」,然后陷入昏迷,直至呼吸系统瘫痪,约10分钟或1小时内死亡。这种帮助病人安乐死的作法,在国内算是加工协助死亡,实质上等同杀人。依《病主法》的规定,病人并没有所谓「安乐死」的选项。

至于重症或末期病人,以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(简称ALS,俗称渐冻人)而言,国内有患者透过家人质疑,其被禁锢在床上一、二十年,这样活着有什幺意义,从而诉求能选择死亡,尊严善终。然而,同样的病症,英国名物理学家史蒂芬.霍金(Stephen Hawking),读大学时就发现罹患渐冻症,原本医师预计他只能活两年左右,但他却活到‎2018年3月14日,享寿76岁。其间,他靠人工呼吸器维生,渐渐瘫痪、不能言语,却使用语音合成器与外界沟通,更在学术上有不凡的成就。史蒂芬.霍金坚持不被病魔打倒,一生依旧华丽精彩!

不管是安乐死或尊严死,如何体现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是不容忽视的课题。面对生与死,法律要给什幺样的空间是公共议题,但对当事人而言,对于临终的医疗选项,如何选择与决定,就是人生的智慧了,这不是法律可以决定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