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Y生活沟 >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 >
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
2020-06-10 / Y生活沟 / 822浏览量 /评论数 82
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

《明史》<外国列传>中有「鸡笼山」条目,这样记载:「鸡笼山,在澎湖屿东北,故名北港,又名东番, … 」「鸡笼山」指的不就是今天的基隆一带吗?为何曾经是台湾的旧称?原来以前外地来台湾的人,尚无台湾全岛的称呼,往往以其登陆地点的名称来代称全台湾,因此「鸡笼山」和「北港」、「大员」(今台南安平)一样,都是登陆地点成为全台的代称。有趣的是,「鸡笼山」被列在《明史》的<外国列传>,可见在中国明朝眼中,台湾还是外国。

南岛先民生息于此

「鸡笼山」最常听到的说法,是指今天基隆市北岸外的基隆屿(旧称「鸡笼屿」「鸡笼杙」),因其形状像鸡的笼子。但是在荷兰的台湾古地图中,今天的和平岛也称为 Kelang(鸡笼),而和平岛的形状显然不像鸡的笼子。因此,较为可信的讲法是,「鸡笼」应该是南岛民族的发音,源自平埔族凯达格兰人的「鸡笼社」或「大鸡笼社」。今天基隆地区早年属于平埔族中的「凯达格兰(Ketangalan)族」的生活範围, Ketangalan 中的 tanga 被省略,缩短变成 Ke-lan。后来闽南人来了,才以汉字音译为与闽南语谐音的「鸡笼」。

汉语族人尚未移垦台湾北部时,基隆地区由平埔族凯达格兰人散居其间,所以基隆地区与南岛民族有关的地名很多,除「鸡笼」外,像「八斗子」、「大武仑」、「暖暖」、「玛陵坑」(位于七堵的山区)、「拔西猴」(位于七堵的山区)、「友蚋」(位于七堵的山区)、「后旦旦」(位于七堵区草滥段)、「阿班岭」(在七堵区玛西里)等地名都源自南岛民族。

「八斗子」和台北的「北投」,皆为同一来源的音译,是凯达格兰语「女巫」的意思;「玛陵坑」的「玛陵」原意为「女巫的坟墓」;槓仔仑的「槓仔」为「陷阱」之意…。

今天基隆港外口的和平岛,以前叫做「社寮岛」,即凯达格兰族「龟雾社」(或「大鸡笼社」)所在地。

从这些至今犹存的地名可知,我们平埔族的凯达格兰祖先曾经生息于此。别忘了,他们也是咱台湾人的祖先的一部分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西班牙人、荷兰人来了

1626 年西班牙开始在北台湾殖民,在社寮岛(今和平岛)建筑「圣萨尔瓦多城」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

西班牙另外在鸡笼兴建四座堡垒(城),其中一座叫 Milaen 的圆塔,可能位于白米瓮。西班牙人于  1642 年因不敌南部荷兰人的势力而退出北台湾,荷兰人接收 Milaen 圆塔,加以扩建,被后人称为「荷兰城炮台」(今白米瓮砲台的前身)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

「白米瓮」地名的由来有数种说法,其一传说荷兰人攻佔基隆地区,当时人们为了避难,于是纷纷到海边的山洞内躲藏,但时日一久,所带来的食物已用尽,此时有人发觉一颗石头状似米瓮,不断涌出白米,米量正好足够所有人一日温饱,但当中有些贪心的人,想要独佔多取些米,于是将米瓮口挖大,但从此米不再涌出。当然这只是警世神话。

荷兰人于 1662 年被郑成功驱逐,曾短暂在基隆和平岛一带逗留,所以和平岛现在还留有「番字洞」,此「番」指的是荷兰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清领时期汉语族先民移垦

历经东宁郑氏政权及满清帝国,来自中国闽粤的移民也来到基隆地区。

首先与平埔族开始有互动。所以八斗子长潭里现在叫作望海巷的「换番」,即是过去汉语族人入垦时,与凯达格兰人交换物品的地方;现在信义区的「寮和仑」则是汉人称有简陋小屋的小山丘的意思,都是汉人到此地后,和平埔族人互动产生的地名。

1723年(雍正元年),有一批漳州人辗转从八里坌移居鸡笼「牛稠港」、虎子山,建立「崁仔顶」街,是基隆市街创建的开始。「牛稠」顾名思义,即饲养牛只的地方。

又基隆地区早期的汉语族移民惯称「河」为「港」,如「牛稠港」、「石硬港」、「蚵壳港」、「田寮港」等。「蚵壳港」地名,顾名思义是牡蛎壳多之处。有一传说在现在乐一路市场,早年有以蚵壳为材料烧石灰的窑厂,因而得名。

基隆市有「五堵」、「六堵」、「七堵」、「八堵」地名。「堵」就是防御用的土墙。早期汉人由基隆往南开垦,设堵来阻止凯达格兰族的攻击与「入侵」(其实是谁入侵谁?)。换句话说,「堵」是一个据点、聚落的意思。顶堵即头城、二堵、三堵在宜兰的冬山乡,四堵在台北坪林乡,五、六、七、八堵在基隆,于此可见早期汉语族先民在此开垦的痕迹。

1875年(光绪元年)清廷在台湾的行政组织大变革之际,亦将「鸡笼」一名改为「基隆」,取其「基地昌隆」之意。

清领后期为加强防务,增修许多炮台,狮球岭炮台为其中之一,曾有林朝栋驻军于此,所以今天狮球岭有一个「朝栋里」。

日本殖民统治

1920年,日本首任文官总督田健治郎採行同化政策。1924年,因应港湾扩建及街市发展,乃公布实施市制。1931年,实施市区地名改订,市区改为町名,共有28町,到了1931年(昭和六年)町名改订确定,如观音町、宝町、西町、高砂町、旭町、崛川町、泷川町、元町、玉田町、双叶町、天神町、福德町…。郊区仍维持原名。

中国国民党时代

中国国民党于战后来台统治,他们好谈四维、八德、政治教化教条,表现在地名、行政区的名称最为明显:原来的「田寮港」为「信义区」;旧称「石牌街」(地名不可考),叫「仁爱区」;原来叫「八尺门」(八尺门是和平岛与台湾本岛之间的狭隘水道,跨距八尺,有如出海的门),为「中正区」;原叫「白米瓮」的,变成「中山区」。此外还有取吉祥用语的「安乐区」。

这种充满四维八德、中华文化意涵的名称,表现在邻里也很多,例如三民里、四维里、五褔里、六合里、七贤里、嘉仁里、彰义里、乐一里、永乐里、康乐里、安良里、和乐里、新兴里、保定里、定国里、安邦里…等等。

基隆的路名也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来标示。

连炮台亦然,白米瓮砲台就被称为「光华砲台」。

桥梁也是出现这种政治、教化的名称,例如田寮河上的桥樑,由东向西依序为东明、尚勇、崇仁、尚智、达德、平等、达道、自由、博爱、中正等10座桥梁。直到民进党的李进勇担任基隆市长期间,经由票选改以十二生肖为桥梁命名,由东向西依序为财鼠桥、旺牛桥、福虎桥、玉兔桥、祥龙桥、银蛇桥、宝马桥、吉羊桥、美猴桥、金鸡桥、富狗桥、喜猪桥。

从基隆地名,我们看到基隆地区的历史演进,也看到台湾史的缩影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基隆地名的故事以地名认识台湾
    作者:李筱峰出版社:远景出版日期:2017/12/27博客来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