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W嗨生活 >《李筱峰专栏》台东地名的故事 >
《李筱峰专栏》台东地名的故事
2020-06-10 / W嗨生活 / 992浏览量 /评论数 15
《李筱峰专栏》台东地名的故事

1887 (清光绪 13)年,原来的「卑南厅」改设为「台东直隶州」,始有「台东」之名。当时的统辖範围还包括花莲。

多族并存的台东

今天的台东县境,在距今一个半世纪前,是满清政府心目中的「野蛮无主,政教不及」之地,满清统治力还在若即若离之中。然而,满大人和汉语族人根本没有能力了解,这里有着满汉都望尘莫及的歌舞才艺。台东阿美族的马兰社,孕育了后来被奥运会採为大会会歌的郭英南(Difang Tuwana)的嘹亮歌声;这里也有布农族「八部合音」的天籁之声;也有纪晓君、张惠妹的曾祖母的曾祖母世世传唱的卑南诗歌;也有萦绕山谷的排湾古调…..。更不要说,在今天台东南王里,面积八十万平方公尺的卑南文化遗址,距今两、三千年前,已有聚落庞大,建物成排分布,格局严谨,且有颇具组织的社会结构。

满清政府不懂这些,只在其统治的末期,勉强在这里设立「卑南厅」。

「卑南」源自 Puyuma 社,即汉名「卑南觅」社,或称「卑南」社。卑南族亦因之得名。Puyuma 为「尊称」之意。昔时卑南社有优秀头目,即荷兰人所称之 Pimala Pinarai,统领附近部落。Pinarai 即后人称之为「卑南王」。「卑南」地名就是由 Pinarai 音译而来。但我们称「卑南族」的拉丁字则是用 Puyuma。

台东旧称有「宝桑」庄,源自卑南族社名 Posong(Apapolo、Pooson)的音译字。在卑南溪下游出海处南岸一带,今天台东市还有「宝桑里」、「宝桑路」、「宝桑国小」。

卑南的圣山「都兰山」

被视为「圣山」的「都兰山」,「都兰」一词据说与阿美族语 Atolan(或「Etolan」)有关,该词的由来为 Atol,意思是「堆石」、「砌石为墙」。后来被汉译为「都峦」, 1937 年再改为现名「都兰」。

说到都兰山,就联想到都兰湾南端有一座山叫做「猴子山」,千万别误会此山栖满猴子,其实那是源自于阿美族语。话说阿美族擅长製作武器,曾有附近卑南族人前来请阿美族製作武器却遭杀害,于是卑南族人大举入侵阿美族,许多战死的阿美族勇士葬于此地。阿美族称「祖先」为 kawas,称地方为 an,合音 kawasan 为「祖灵之地」。汉人来后听其发音很像闽南语「猴子山」。但「猴子山」又称「加路兰山」,又有另外来源。

「加路兰」(亦叫「伽路兰」)是东河乡的阿美族部落,阿美族语称为 kararuan,意指洗头髮的地方,因为附近小溪富含黏地矿物质,洗髮后自然润湿亮丽而得名。

以温泉着名的「知本」(又曾写成「治本」),为卑南族语 Tepole 的闽南语音译。

成功镇早年有「麻荖漏」旧称,原为阿美族「麻荖漏(Mararau、Madawdaw、Miraurao)社」居住地。Mararau 意思是「枯乾的草原」。

关山昔称「里壠」或「里陇」,为阿美族语 terateran 的音译节录,terateran 即是指荨麻,因昔日此地野生荨麻丛生,阿美族语称此地为 terateran 之地。最初来此的汉语族移民商人把 terateran 听成 riran,故将此地音译为「里壠」或「里陇」。另有一说,terateran 意为「红虫」,指当地多「红虫」之故。

阿美的长滨──「加走湾」

长滨乡旧称「加走湾」,是阿美族语 Pikak Sauwan 简化的音译汉字。意思是「了望所」或「守望台」。1888(清光绪 14)年,清军讨伐阿美族的奇密社时,阿美族在此地设了望台应战。另一说是,当满清势力由台东逐渐向北扩展时,满清官吏雇用阿美族青年在此一海岸的突出岩岬上守望。

东河乡昔称「马武窟」,源自阿美族语 mabukuru,为撒网捕鱼之意。是阿美族「大马武窟社」(亦译为「猫武骨社」、「武突社」)所在地。

鹿野乡早名「务鹿台」(bakuriyan),阿美族语 bakuriyan 意为多枫树与鹿群。

海端乡是布农族的「海多端王(haitotowan)社」所在地(日治时期称 ハイトトワン)。布农族语 haitotowan,意指三方为山所围绕,一方开口之地形。

太麻里乡早期文献还出现「朝猫篱」、「大猫薶」、「大麻里」,是源自排湾族语 chabari 音译。排湾语 chabari(或chabarii)的意思是「太阳照耀的肥沃之地」;另有一说,以前移入此地的排湾族发现此也有一块很大的「木板」,排湾语称以 cha(场所)baria(板),转成现在所称的 tamari,汉字音译为「太麻里」。另外太麻里曾有旧名 arurun,意思是「舖在捣米臼下的籐製蓆」,用以比喻附近平坦狭小之地。

太麻里社之外,这一带还有「猴仔兰社」、「鸭仔兰社」、「文里格社」、「罗打结社」、「大武窟社」、「打日昔打兰社」、「虷仔仑社」、「察日昔密社」…。这些名称,各有其意,例如「虷仔仑(Kanalung)社」(位于今天金峰乡),源自排湾族语 anaran,意为鸡母珠,因该地生产许多鸡母珠的植物。距今 1600 年前的史前文化「虷仔仑遗址」即在此地发现。

大武乡旧称「巴塱卫」,即「巴塱卫(Palangoe)社」,属排湾族巴卡罗群。Palangoe 源自排湾语 pangwu,「拿棒子打」的意思,意味着因为当地为沼泽地,要在当地生活则必须拿起棒子开闢。

排湾的「阿朗壹古道」

达仁乡是排湾族「阿塱卫」社聚集地,其中以「安朔(Ajogetsu)村」最大。(Ajogetsu 排湾族语意思就是「最多人」)。由于本社居民分散在四方,为了防敌,才渐渐集合成一个聚落,所以由此命名。其实「阿塱卫」应是「阿塑卫」的误写,与「安朔」属同源的汉字音译。但现在达仁乡内的「阿塱卫」和「安朔」分属两个地名。再者,「阿塑卫」不仅写成「阿塱卫」,又出现「阿塱壹」(或「阿朗壹」)古道之称,亦属同源名词。「阿朗壹」古道从台东达仁乡南田村,到屏东牡丹乡。

台东境内还有许多南岛语族的小地名,至今仍在使用,例如「马里阿尔」、「都阿巴路」、「莫哥布各」、「都老老」、「多欧高」、「吉加里斯」、「爵阿伦耿」、「刹刹加侖」、「古达卡斯」、「德巴吉」、「布查其兰」、「大达克知」…。习惯被汉语制约的人,乍看这些地名,会误以为是欧洲的小镇。

达悟的「人之岛」

台东除了阿美、布农、卑南、排湾等族群之外,还有属于达悟族的兰屿,他们自称 Ponsonotau,意思是「人之岛」,意即我们自己人居住之岛。当然,今天兰屿的「自己人」,已经被外来者及其核废料所宰制!这是地名故事的一大讽刺与辛酸!

《李筱峰专栏》台东地名的故事反映地表景观的地名

因地表景观,或移民垦殖产生的地名,通常可以望字知意。

台东的海岸沿线有「三仙台」、「石雨伞」、「大尖石」、「山脚」、「莿竹脚」、「崎子头」、「坑内」、「北坑」、「南坑」、「沙仑」、「溪底田」、…等地名,顾名思义可知是因地表景观得名。

兰屿旧称「红头屿」,由于晴天时能从台东遥望,见岛顶染有赫赫红光。1722 年(康熙 61 年)黄叔璥在《台海使槎录》中称之为「红头屿」。再者,兰屿以前被卑南族及阿美族称为 Buotoru、Podoru,意思是牛睪丸。因为「岛的北部有红头山,南部有大森山耸立,中央明显低下,望之就好像是两粒并列的牛睪丸」。

绿岛有一旧称「青仔屿」,文献上指是因为岛上原始森林密布,青翠蓊郁,早期汉移民初至岛上时,称之为「青仔屿」。另外据居民指出,日治时代还可看到岛上到处都是槟榔树,槟榔树的闽南语叫「青仔」,所以「青仔屿」一名由来也可能与岛上的槟榔树有关;绿岛又另有一旧称叫「火烧岛」,「火烧屿」之名称,有人认为係起源于岛中之火烧山,因火烧山係岛民放小舟出海打渔者,在山顶烧火以为标识,而惯称「火烧山」,该岛因而称为火烧屿。或说,早期火烧岛居民自古以来,时常烧山垦地,故从台东望之有如火烧岛。

移民入垦的历程

出现大水埤的地方,被移入的汉人称为「大陂」,后又误写成「大坡」,即今天「池上」乡的旧称;此外,约在 1870 年代(清光绪年间),汉语族移民在此地新开垦田园,称为「新开园」,这又是池上乡的另一旧称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台东地名的故事

鹿野乡在清光绪年间称「鹿寮,因清政府曾招汉语族人入垦,有平埔族人 50 户于此开垦。因汉人称捕鹿者之房舍为鹿寮,久之遂成地名。

近一百多年来台湾历经的(日本与国民党)两个外来政权,对台湾地名的更易幅度最大。台东的地名当然也不例外。

日治时代更改的地名

日本人改地名,常以谐音考虑,例如:卑南乡有地方叫「稻叶」,源自卑南语Enaba,而「稻叶」两字的日语读音为「いなば」(e-na-ba)。意思是分离之地;「虷仔仑(Kanalung)」改名为「金仑」,因为 kana 与「金」字的日语读音(kane,转音为 kana)相同,即今天金峰乡。

1920 年(日本大正 9 年)日本在台进行地方行政改制,同时也大改地名。在台东地区的地名,有如下的更易:例如,「大陂」改称「池上」,取「大陂池的上方」之意;「巴塱卫」改为「大武」;「里壠」「里陇」改名「关山」,意指山谷与平原之间的出关口。(另一说,係于 1937(昭和 12)年改名「关山」);「鹿寮」名为「鹿野」,并由台东製糖株式会社招募日本新泻县短期移民来此开垦;渔港「加路兰港」改名「富冈」……。

1929 年(昭和 4 年)在「麻荖漏」兴筑渔港(1932 年竣工),将「麻荖漏」改名「新港」。

1937 年(昭和 12 年)将海岸线长达近 2 公里的狭长沙滨的「加走湾」,而改名为「长滨」。

「马武窟」于 1937 年(昭和 12 年)取「大马武窟」的头二字,改名「大马」(今东河)。

1937 年「猴仔兰」改称「香兰」(在太麻里)。以上「池上」、「关山」、「鹿野」、「富冈」、「长滨」、「大武」、「大马」…皆属日式地名。

国民党时代更改的地名

二次大战后国民党统治台湾,也不例外地更改地名。台东县内的乡镇在战后改变的地名如:

「海多端王」社,原隶里陇支厅,1946 年(民国 35 年)设乡。将「海多端王」译音简称为「海端」。

东河乡因马武窟溪在此东流入海,战后取名「东河」;但另有一说,首任官派乡长陈曲江,依其姓名取其姓之右半「东」、及江之同义字「河」为乡名,此说系经其本人私下向友人透露,是否附会戏言?姑妄听之。

原太麻里乡内的金仑村于 1946 年 4 月(民国 35 年)设新乡「金仑」乡。同年 11 月改称「金山」乡,因与台北县金山乡同名,于 1958 年(民国 47 年)更名为「金峰」乡。

原称「火烧岛」,1949 年(民国 38 年)更名为「绿岛」,旨在提倡造林保林,绿化该岛。

「红头屿」盛产蝴蝶兰,台湾省政府于 1947 年(民国 36 年)更名为「兰屿」。

国民党好谈四维八德,因此这类地名也出现在台东县。例如:「阿塱卫」于 1946 年(民国 35 年)改为「达仁」乡;成功乡有「忠孝」、「信义」、「和平」、「忠仁」、「忠智」、「三民」、「博爱」等名称的里,都是这种政教德化类型的地名範例。

原民居地改奉郑成功之名

另外还有以被美化为「民族英雄」的郑成功为名的地名:

「新港」改称「成功」。战后因全台有三处「新港」而更名。台东名人郑品聪鉴于新港发展源于北郊的成广澳,而「成功」与「成广」之音相谐,义亦相似,且以做为纪念郑成功,遂命名「成功」。

还有一地也以郑成功取名,1946 年(民国 35 年)国民党政府在属于日治时代关山郡内的布农族势力範围设乡,取延平郡王郑成功之「延平」为乡名。布农族与郑成功何干?一位出生日本,成长于福建闽南的中日混血儿郑成功,万万没想到台湾东部的南岛民族的地方会奉他的名字为名啊!

《李筱峰专栏》台东地名的故事以地名认识台湾
    作者:李筱峰出版社:远景出版日期:2017/12/27博客来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